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7 March, 2014 | 一般 | (31 Reads)


母親,從那個霜打菊花的秋天你離開我,這已經是第三個年頭了。想你,和那些個有你的春日。想你,和你在麥苗剛剛返青的田野裏去挖野菜的情景。而後,這一天就會有一頓人間少有的美食享用。想你,微笑著和父親一起在故鄉的田壟上緩緩散步的恣意,這是藏在自然裏一樁值得疼愛的情事,只有女兒的我,能獨享其中。因為,只有在你們回鄉下看望寄養在外婆家的我的時候,才會偶爾出現這樣的溫情風景。想你,最容易讓心疼痛的不敢輕易碰觸歲月和遙遠聖潔的年華。想你,讓我感受最溫柔的寵愛。在幻覺的意識裏,想起你從遠遠喧嘩的小樹林走來,牽著我的小手去放風箏的畫面,消融了如今許多幽暗寂寞,我的悲歡頃刻如煙雲消散......

母親,現在,是早晨二月的天氣,空氣裏暖意融融,春的蓓蕾在春風裏孕育的正待怒放。二月的今天,也是您的辰日,母親你可能已經沒法感應這些人間的紀念日子了。雖然我們母女讓陰陽恩斷緣盡,可我從沒有敢忘記你的生日。我打算給你靈前,擺放點你平時最愛吃的春餅,來拜祭你的誕辰在早春之日。

母親,我很想知道,你在那邊有沒有過生日的儀式。這陰陽兩界,路徑無法互通,我不知道怎樣能讓我們的情感互動,我只能用“想念”傳遞我們母女之間的相互安慰與體貼了。人間的感情,是從對方的眉宇,眼神和聲音裏感覺和感受,恩愛和情感總是一樁面對面的事情。在這個金錢與精神相交鋒的年代,不知什麼時候,人心竟變成了一片荒蕪的沙漠了呢?如今我們母女,一陰一陽。你看不到女兒思念的眼淚,我也聽不到你呼喚女兒的聲音。黃昏後,再也沒有你等在路口的身影。晨陽裏,再也看不到床前母親溫藹的笑臉。這該是依舊活著的我,多麼苦痛的事情?這該是依然有感覺的我,多麼傷感的情事?

母親,早春二月,杏雨花落紛紛,梁燕回歸堂前。二月春回,青草綠如碧絲,萬物春意萌動。母親,我常常想,您的母親生你在這個的季節,一定給了你最炫豔和浪漫的人生。 這麼說來,我現在就對著西北方,向著我外祖母的墳塋深深一拜。她曾經養育了你的女兒——我,也給了你如此珍貴的生命和美麗容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