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0 January, 2014 | 一般 | (25 Reads)
我原以為,我就像沒有根的植物一樣,種在泥土裡卻飄渺不定;
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我有根只是種在了流沙裡。
有一天,我說:“我不想這麼飄了,我想定下來。”
流沙說:“你會被風吹散,會因為沒有水而枯萎。”
儘管我不怕風吹,我知道還有雨水,
可我卻沒有勇氣說:“我不怕!”
於是我還在不停的漂泊,一指流年,傾盡所有繁華。在似花吐蕊的年華里,我卻胡亂的揮霍或是搪塞著我的青春......我原以為,我就像沒有根的植物一樣,種在泥土裡卻飄渺不定;
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我有根只是種在了流沙裡。
有一天,我說:“我不想這麼飄了,我想定下來。”
流沙說:“你會被風吹散,會因為沒有水而枯萎。”
儘管我不怕風吹,我知道還有雨水,
可我卻沒有勇氣說:“我不怕!”
於是我還在不停的漂泊,一指流年,傾盡所有繁華。在似花吐蕊的年華里,我卻胡亂的揮霍或是搪塞著我的青春......
  
我曾經,仰望天空,就像凝視著情人的眼睛一樣,深情,然後流淚。
  
我 在看,天空那飛翔的,一個個如天使般的夢想,有你的,有他的,還有我的,他們像是一個王國的王子或是公主,​​快樂的如同跳躍的音符,令人心曠神怡,如痴 如醉。然而,跟所有的事情一樣,好的東西總是不能長久,一陣烏雲,一陣風,就把他們傷害的支離破碎,斷肢殘骸到處都是,鮮血淋淋。我不禁心頭一顫,眼睛也 是紅色的了,不過這不是血。這滿天的狼藉,讓人不知所措,就像是一個說謊的孩子被當眾揭穿一樣,無地自容情何以堪。及時雨總是好的,如此的場面,大雨如 注,放肆的沖刷著整個天空,雨水打在身上,讓心靈跟天空一起洗滌,也只有雨水洗滌過的心靈才能感覺到,我們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。
雨過天晴,天空如鏡,天邊卻出現了一道絢麗的彩虹,而他正是那些劫後餘生的王子或是公主,​​此刻,他們只為懂他們的人綻放那短暫的美麗。
希望這裡邊有你,有他,也還有我。
  
我的目光追不上彩虹的消失,卻望見了遠山。
  
我來到山腳下,卻不敢抬頭仰望,因為,我害怕那種一眼就看到山頂的遺憾,又害怕那種,一眼望不見的深邃。此刻,我只是想著平靜的向山頂走去,縱然只有一步​​或是萬丈,我自當逍遙自在。
無 暇多想,手腳並用,攀石而上。樹木,花草,山上的一切,由生到死,由茂盛到枯萎,一遍又一遍的演繹著自然地輪迴。他們也同樣為了生存競爭,有優有劣,但他 們只有生存或是死亡,沒有偉大或是平凡。每一個生存者都是偉大的,然而每一個沒有逃脫輪迴束縛的也同樣是平凡的。他們沒有患得患失,只是自然而然的生長, 或許有的茂盛如天,或許有的渺小如沙粒,可那就是他們的歸宿,沒有抱怨,沒有消極,都是在用儘自己的生命去詮釋一種叫人生的東西。當災難來臨的時候,他們 各司其職,共同抵擋狂風暴雨,沒有誰跟誰計較,有的只是同舟共濟,誰獲得的多了,就理應付出的多或是承擔的多。
  
我想,在這裡,花開花落,寂寞如水,抑或是暴雨傾盆,電閃雷鳴,而這座山有的只是平靜和從容。
想到這,我已經無心走上去了,因為我沒向前走一步,都像是一個侵略者在踐踏一個純潔如水的少女!於是我,轉身,掩面,偷偷摸摸的下山了。
  
我感覺到自己前所未有的骯髒與齷齪,我漫無目的的奔跑著,忽然依稀聽到的海浪的聲音。我縱身入海,讓海水拍打著我的身體和心靈,我如釋負重,儘管海浪聲聲,可我卻是一片寂靜。
  
突然我驚恐萬分,竄出大​​海,全身發抖,跪地懺悔,我如此的骯髒齷齪,怎麼能玷污了這蔚藍如天的海水呢?
  
於是,我不斷的懺悔,卻發現大海依舊,就像我從來沒有來過。我疑惑的想四周看去,那一條條河流,或清澈,或渾濁,或大,或小,或兇猛,或平靜,都一下子湧入了大海,而後者卻只是多翻騰了幾個浪花,彷彿是嬰兒的笑聲一般,沒有厭惡,沒有歡喜,沒有憎恨......
  這是一份豁達。
  我豁然開朗。
  
一滴水滴在臉上,我猛然驚醒,發現脖子僵硬如石,左右扭動一下,感覺舒服多了。可接下來卻很不舒服,下雨了。
  
我在雨裡不停的奔跑,看到很多人也在奔跑,沒有傘。
我看不清他們,或許認識,或許不認識,可現在又有什麼關係呢?
我們都在用不同的姿態,在不同的道路上,奔向同一個地方——一個能夠避雨的地方。人善低者,可成聖王 你永远是我今生的守候 青春千裏行、夢想始足下 魔鬼愛天使 日本 京都 小幸福,小心酸 ?照相机的曝光? 总是喜欢逆光 此時的陌生人 魅力旗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