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7 March, 2014 | 一般 | (31 Reads)


母親,從那個霜打菊花的秋天你離開我,這已經是第三個年頭了。想你,和那些個有你的春日。想你,和你在麥苗剛剛返青的田野裏去挖野菜的情景。而後,這一天就會有一頓人間少有的美食享用。想你,微笑著和父親一起在故鄉的田壟上緩緩散步的恣意,這是藏在自然裏一樁值得疼愛的情事,只有女兒的我,能獨享其中。因為,只有在你們回鄉下看望寄養在外婆家的我的時候,才會偶爾出現這樣的溫情風景。想你,最容易讓心疼痛的不敢輕易碰觸歲月和遙遠聖潔的年華。想你,讓我感受最溫柔的寵愛。在幻覺的意識裏,想起你從遠遠喧嘩的小樹林走來,牽著我的小手去放風箏的畫面,消融了如今許多幽暗寂寞,我的悲歡頃刻如煙雲消散......

母親,現在,是早晨二月的天氣,空氣裏暖意融融,春的蓓蕾在春風裏孕育的正待怒放。二月的今天,也是您的辰日,母親你可能已經沒法感應這些人間的紀念日子了。雖然我們母女讓陰陽恩斷緣盡,可我從沒有敢忘記你的生日。我打算給你靈前,擺放點你平時最愛吃的春餅,來拜祭你的誕辰在早春之日。

母親,我很想知道,你在那邊有沒有過生日的儀式。這陰陽兩界,路徑無法互通,我不知道怎樣能讓我們的情感互動,我只能用“想念”傳遞我們母女之間的相互安慰與體貼了。人間的感情,是從對方的眉宇,眼神和聲音裏感覺和感受,恩愛和情感總是一樁面對面的事情。在這個金錢與精神相交鋒的年代,不知什麼時候,人心竟變成了一片荒蕪的沙漠了呢?如今我們母女,一陰一陽。你看不到女兒思念的眼淚,我也聽不到你呼喚女兒的聲音。黃昏後,再也沒有你等在路口的身影。晨陽裏,再也看不到床前母親溫藹的笑臉。這該是依舊活著的我,多麼苦痛的事情?這該是依然有感覺的我,多麼傷感的情事?

母親,早春二月,杏雨花落紛紛,梁燕回歸堂前。二月春回,青草綠如碧絲,萬物春意萌動。母親,我常常想,您的母親生你在這個的季節,一定給了你最炫豔和浪漫的人生。 這麼說來,我現在就對著西北方,向著我外祖母的墳塋深深一拜。她曾經養育了你的女兒——我,也給了你如此珍貴的生命和美麗容顏!

| 6 March, 2014 | 一般 | (64 Reads)
依窗遙望,叫囂的城市像流失的詞語,像身體流失的水;夜在心臟的邊緣線反反复复敲打著;無法融入的夜色,心空如虛恍;換上一杯紅酒,細品如熟,亦如過往,亦如久久未到的久違,我還在原地苦苦的等待著,你已遠走了,卻又像佈滿在傷口上的鹽預感著未來傷痛,我在渴望般掙扎著。總以為舒緩、悠揚、綿綿的古箏曲亦如清風拂過、亦如溫柔觸動心海,卻不知深深地被觸動了心靈的悲傷。是音樂的魅力嗎?

輕輕靈靈,思緒隨著飄逸的曲聲,如煙往事抽絲剝繭般捲土重來,心尖上的痛隨音符飄來,無地的拒,被這溫柔撕滿了一地的傷。

往事不是如風嗎?不是早已沉寂在消逝的昨日,不是嗎?只因有了記憶這個詞,那些遙不可及的往事,透過時間斑駁的縫隙,在這曲調的牽引下,重演返照。可你,又在何處?

人生在世,能有多少讓人痛徹心扉的往事?

一些生活瑣碎的煩憂,慢慢地隨著日子一一走過。而心裡,卻總會有一絲一縷隱隱的憂傷,纏綿在那些空閒的時光裡。即使沒有太多的美麗與燦爛,卻總會伴著些許憂傷與淚水。

想起那些無憂無慮的青春,那些痛并快樂著的歲月;想起那些曾經和現在的知心朋友,那份矢志不渝的相惜相知,還有那些漸行漸遠的背影……

幽幽如夢,凝神,靜聆,任這支沉鬱而憂傷的曲漫過心海,任其粼粼的波浪,一波又波地捲天崖海角,就此隔離到老去。

往事如絲,隨指間淌如幽靈般,纏綿如絲如夢。想你,此刻依然是走時熟悉的腳步;想你,撥動心弦的依然是陪著我一路過來的碎語片段。

舒緩、憂情的樂曲依舊纏綿如久,彷彿你仍在,思緒彷彿沒有了孤獨,靜靜地浸染在過往的思念中,捂念著片段裡有你的痕跡,手捧一杯香茗,任搖曳的思緒肆意般捲入到嘴角邊,隨著樂曲循環瀰漫著,末了夜。

吟情深深,依舊在寒冬的淨空裡,緩緩流淌。一個素顏的女子,將一些過往的片段,織進了冷風的絲絹,任風情在心中滋長,落墨烙印,輕吟一生……冰山 小敘寂寞情 一份懂得 ダイアリーエッセイ:いい夫婦の日だそうで 感悟 淨土 六色生活 遠方的你 給戀人的小情書 緣來而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