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6 December, 2013 | 一般 | (8 Reads)


消極的心情,讓自己失去了理智,甚至萌發了輕生的想法,我每晚都為他失眠,每天為他擔心害怕,我失去了自己原來的驕傲和要強,變成一個面無表情的空殼,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,甚至影響了自己的工作。終於打擊再一次降臨,老闆宣告一個消息,不需要你了。領完工資後,老闆托人把我安全送回I了家,車上我一句話都沒有說,望著車外的夜色,我的心情真的很複雜,瞬間到達人生的極點,我好想跳車,不顧一切了。原來的我是一個乖乖女,一個好學生,我的目標是找到一份好工作,讓自己的家人過上幸福生活。偶爾,我也會像其他的女生一樣擁有自己的公主夢,幻想自己的白馬王子給自己的甜蜜一吻。很希望自己的王子陪伴在自己的身旁,從此兩個人生活一起,一起在夕陽下慢慢變老,相信持之以恆的真愛。直到今天我終於明白,現實社會根本不可能有真愛,沒有永遠的真心,我太懷戀電影故事裏的點點滴滴,不肯承認電影總會落幕的,一切都會終結的。沉重的心情,讓自己虛弱的身軀帶來了致命的一擊,我得了一場大病。


頭疼作嘔,不想吃飯不想喝水,就是想解脫自己。因為不想讓家人擔心,我獨自承受這些痛苦,心裏十分壓抑,但是不想告訴朋友們,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實在是太沒出息了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?我生病了照樣喝酒買醉自己,不想讓自己的腦子停下來,怕自己會胡思亂想。人,一個感情動物,不像其他生物,可以為了生存,沒有人性。

是啊,這就是生活啊,以前的自己過得太安逸了,根本不懂什麼是愛啊,只是為了要完成學業的目標。為了讓自己能開心點,我刪除了一切記憶和電話記錄,把自己沉醉於喧雜的歌中,以為這樣會好點,沒想到還是會心痛。縱使我的初戀把我傷的如此之深,但我還是心裏想著那些點點滴滴,我很想讓自己的心靜下來,但是根本不可能。我開始絕望了,好想買安眠藥讓自己能夠休息一陣就好了。現在的我,連笑容都不會了,任何開心的事情都不能打動自己。為了不讓自己這樣下去,我開始尋找工作,但還是四處碰壁,職場的失意讓我更痛心。我的心裏真的很恨他,我甚至想詛咒他。但是我做不到。我寧願讓自己傷,讓時間來淡化一切好了。希望睡一覺,一切都會好的。A brief nap could boost people's memory 善良的人,一般都嚴於律己 Taller women are more likely to have twins 文字,寂寞的像朵花 在對《致青春》的又一次改編中 迷陷在前世的輪回裏 與朋友一起的攝影之樂 narcissism Chen Hao 說到這裡,其實,我們進入了一個迷宮

| 11 December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
 

東西比石頭還硬,或比水還軟?然而軟水卻穿透了硬石,堅持不懈而

已。

 

 

 

有個年輕人去微軟公司應聘,而該公司並沒有刊登過招聘廣告。見總經理

疑惑不解,年輕人用不太嫺熟的英語解釋說自己是碰巧路過這裏,就貿然進來

了。總經理感覺很新鮮,破例讓他一試。面試的結果出人意料,年輕人表現糟

糕。他對總經理的解釋是事先沒有準備,總經理以為他不過是找個托詞下臺階,

就隨口應道:等你準備好了再來試吧。一周後,年輕人再次走進微軟公司的大

門,這次他依然沒有成功。但比起第一次,他的表現要好得多。而總經理給他

的回答仍然同上次一樣:等你準備好了再來試。就這樣,這個青年先後

5次踏進微軟公司的大門,最終被公司錄用,成為公司的重點培養對象!

 溫馨提示:也許,我們的人生旅途上沼澤遍佈,荊棘叢生;也許我們追求

的風景總是山重水複,不見柳暗花明;也許,我們前行的步履總是沉重、蹣跚;

也許,我們需要在黑暗中摸索很長時間,才能找尋到光明;也許,我們虔誠的

信念會被世俗的塵霧纏繞,而不能自由翱翔;也許,我們高貴的靈魂暫時在現

實中找不到寄放的淨土那麼,我們為什麼不可以以勇敢者的氣魄,堅定而自信

地對自己說一聲再試一次!再試一次,你就有可能達到成功的彼岸!

 

 

相思入骨 禪思 雁蕩散記 黃昏 故鄉 寧願此生不再回眸 美麗到讓人想擁有 一生珍惜的人 相濡以沫的堅持 媽媽

| 5 December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
你的戀愛,是不是為父母而談?親密關係是對人最大的心理支持,親密關係的結束也是對人最大的心理傷害。不過,廣州薇薇安心理醫院的諮……

   親密關係是對人最大的心理支持,親密關係的結束也是對人最大的心理傷害。

 

    不過,廣州薇薇安心理醫院的諮詢師於東輝認為,如果自己的原生家庭比較健康,那麼一個人就比較容易接受分手的事實,並比較快地重新建立新的親密關係,但如果自己的原生家庭有一些問題,那麼一個人就難以處理分手的事實。

 

    “最常見的現象就是,明明知道一場感情該結束了,但仍然用一些非理性的方式拼命糾纏,讓自己痛苦,也讓對方難過,但就是不分手。”於東輝說,“這種時候,經常是因為這場感情摻雜著太多的過去。”

 

    他解釋說,健康家庭長大的孩子,他們談戀愛時,是為自己而談,分手也基本上主要是自己和戀人兩個人的事情,這就比較好處理。但是,不健康家庭長大的孩子,他們談戀愛時,不僅是為自己而談,也是為父母而談。這樣一來,分手就變得很麻煩。

 

    譬如一個女孩,她爸爸有過第三者,媽媽對爸爸非常憤怒,而且總對女兒講爸爸的壞話。女孩長大後,她很容易把媽媽對爸爸的憤怒情緒轉移到自己的關係中來,於是莫名其妙地對男友生氣。當分手時,儘管她也知道這次感情已經不可救藥了,但她仍然要糾纏,這就像是替媽媽報復爸爸一樣,報復男友,哪怕男友並沒有第三者。

 

    要處理這種問題,於東輝說,他喜歡採用一對一的心理劇,即治療師和來訪者不斷變換角色,扮演來訪者生活中的那些重要人物,並讓來訪者完成對童年情感的告別,也最終完成對與男友感情的告別。

現在的自己 答应年底结婚 Nowofoneself ヒトにしてあげたら 虽然已是极淡极淡的了 實真的沒有什麼意思 有一個年輕的農夫 ?沒有活著的能力,就是愛的終結 deductivemethod expectations